办事指南

外卖小哥击败北大才子夺冠诗词大会,他说:哥送的不是快餐,是诗 ...

点击量:   时间:2019-01-25 06:04:04

一场比赛改变人生雷海为就拥有了这样的人生 在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决赛播出前,雷海为骑着电动车,穿梭在杭州的大街小巷送外卖,每天推开几十家餐馆的门,再敲开几十家点餐人的门,有些餐馆有些人家可能还常见到,但没有一个人叫得出他的名字;现在,雷海为的电动车已经闲置10多天了,从杭州到北京,他每天也要见很多人,却是他叫不出别人的名字、别人都认识他了 正如《中国诗词大会》评委康震所说: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一个传奇 4月10日,在北京飘飞的柳絮中,这位新的传奇人物坐在《环球人物》记者对面,挺直腰背,一如比赛现场的姿势,虽略有拘谨,却也显出自律与坚定 读诗的身影留在送餐的楼栋里 4个月前,雷海为参加《中国诗词大会》,过了半个月与诗词为伴的生活,有一种不真实的美妙比赛结束后,他回到了继续送外卖的现实中尽管他是冠军,但并没有想过这会给生活带来其他变化 杭州的楼栋间更有生活的触感在那些或新或旧的楼栋里敲开一扇扇门,把快餐及时送到点餐人手中,不仅能感受真实的人间烟火,也会带来一份不错的薪酬全职送外卖,雷海为已经做了一年多更早一点的时候,他兼职送快递、送外卖,也送了五六年因为勤劳,他比很多快递小哥、外卖小哥更忙,早上做好一天的饭菜带出门,深夜才会回到出租房 这样的忙碌中,雷海为把读诗、背诗的身影留在了每一个送餐的楼栋间每次等人时,他都会掏出手机读读诗;晚上回家,如果合租房太吵,他就一个人躲到厨房或阳台默默背诗对诗词的热爱撑起了一个强大的内心,他并不在意自己与多数同行格格不入的行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没关系的吧” 他喜欢把2004年偶然在上海一家小书店买到《诗词写作必读》的事算作读诗的起点“那本书让我了解了诗词格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那时起,读诗背诗占去了雷海为大部分业余时间 他读李白,“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向往李白的潇洒;他读苏轼,“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钦佩苏轼的淡泊…… 每背下一首诗,他就把标题写在本子上13年来,本子上记了1100多个标题 雷海为靠在铺位上用手机背诗 到2016年春节,《中国诗词大会》火遍全国,雷海为心潮澎湃,他希望走上那个舞台,感受诗词的风度第二季海选时,他报了名,但没有被选上2017年,他把参加《中国诗词大会》作为“小目标”,继续报名第三季这个被生活磨砺了37年的青年已经很少再执着于什么事,除了对诗词的热爱而这一次,他进入了百人团 诗词浸润下的小镇青年 在百人团里,雷海为被称为“扫地僧”,因为他像金庸小说里的这位高人一般,隐世从容,出手不凡 但少年雷海为,不仅不从容,反而敏感冲动 1981年,湖南邵阳洞口县岩山乡,雷海为出生在这里的一个代课老师家庭父亲雷长根喜欢抄写一些诗词,贴在厨房的墙上,雷海为在这样的环境里启蒙,时常仰着头读墙上贴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粒诗词的种子在中学发芽雷海为的一位同学喜欢用古诗词评论时事,在少年人中,这件事“品位很高”,雷海为羡慕不已,也狠狠背了一些诗词加上那些年武侠剧大热,台词中也常有诗词 “‘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是《射雕英雄传》里出现过的,是岳飞的《满江红》”说着往事,雷海为张口就能来上一句 但这段学生生活,其实考验着敏感少年雷海为的适应力他两次转学,一次对环境适应得比较好,成绩就在全年级前列;一次适应得不好,成绩就坐上“过山车”,从全班第四名跌到倒数第四名,最后只读了中专 “我那时对环境的依赖性太强了,不懂调节”雷海为的求学生活这样落下句点,是有些遗憾的这种过于依赖环境的性格特质直到他在上海工作好几年后,仍然存在2002年,21岁的小镇青年满怀雄心壮志,要去大上海闯一番事业在最初打拼的礼品公司里,雷海为的销售工作也算顺风顺水但2005年,礼品公司关张,这个冲动的青年就直接转了行如今回过头来,他认为“那是一步错棋”好在那之前,他已经看了《诗词写作必读》,中国古典诗词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塑造这个青年的性格 上千首诗词,让他看到了人生的不同境界,看到了古代文人或旷达潇洒、或心忧天下的人生态度,由此而心生向往,接受了诗词润物无声的滋养沉稳的气度在以后的生活中慢慢显现,比如工作失意离开上海时,雷海为就看得很淡,“该放下的不要执着”;比如在杭州一待十年,辛勤工作,“我感觉沉得下来了”这和20年前的少年相比,判若两人 命运的书页其实已经重新装订 一场“燃爆”的对决 雷海为在杭州租住的地方叫朝晖八区把时针拨到去年11月的北京,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决赛录制那天,会看到那是他和彭敏——两个湖南人之间的对决这让人想起毛泽东的那句诗:芙蓉国里尽朝晖 像一次诗词世界里的华山论剑 最大的看点来自职业背景的巨大差异,尤其是在普遍焦虑“阶层固化”的当下彭敏是文学杂志《诗刊》的编辑,又有北京大学硕士的光环加持,在上一季已经积累了不少人气,人称“敏叔”,上一季的亚军身份就让很多人认为是“屈居”雷海为的标签则要简单很多——外卖小哥 在雷海为喜欢的武侠剧里,籍籍无名的小人物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时刻成为英雄豪杰属于雷海为的这个时刻,没有任何预料地到来了 北京的深秋寒意袭人,雷海为每次上台都会穿上他标志性的红色外套——送外卖时穿的那件,既保暖也亮眼,很是应季“我的目标是当一期擂主”他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没想到拿到了含金量最高的第九期擂主,直接进决赛了” 第九期出场争夺擂主的人有陈更、张战峰等高手,雷海为走上台时,百人团的诗友喊起了口号“平地惊雷”,这让雷海为略微拘谨的脸上露出笑意,但很快又平静下来,开始答题 一路过关斩将,最后让人眼花缭乱的“飞花令”环节,雷海为甚至在失误后及时改过来,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很多时候选手在台上失误会导致脑子一片空白,就此败阵这个小插曲,让人看到了他的沉稳和诗词储备量的丰富他攻擂成功那一刻,百人团选手集体起立给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在后台观战的预备团选手中甚至有人雀跃而起这也是雷海为在全部比赛中最激动的一刻,说话都变得不连贯起来:“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经历!”他站到台前,向舞台四周拱手作揖 决赛场上,尽管碰到了最不想面对的劲敌彭敏,雷海为心里仍然是放松的在台下时,雷海为和彭敏对过一次“飞花令”当时,雷海为一方还有陈珏如和畅欣,3对1,也只和彭敏将将打个平手“所以我是以弱胜强”雷海为不觉得自己有“扫地僧”的境界,他认为彭敏全方位胜过自己,“他的学历、知识储备、比赛经验、反应灵敏度都超过我” 不仅是他自己认为彭敏更胜一筹,在一切尚有悬念之时,多数观众的心情也是“希望雷海为赢,但应该会是彭敏赢”——这在关于雷海为的几篇网络爆款文章的留言中可以得到佐证 但雷海为确实有一点和“扫地僧”很像,他们都有一种波澜不惊的“燃”最后的对决中,彭敏求胜心切,两次抢答,两次失误,让人甚感惋惜;雷海为一直挺直腰背,肃然站立,很稳看图猜诗环节,康震画出小屋、窗户和半个人时,雷海为就答出“何当共剪西窗烛,共话巴山夜雨时”,原因是窗户画在西边,让康震惊叹“不服不行”;在描述线索题环节,给到第三条线索“自称是贺知章的后代”时,他毫不犹豫地说出诗人贺铸的别名“贺梅子”,评委蒙曼说“这其实不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用法” 这些鲜为人知的知识,都藏在雷海为背下的1100多首诗词中,成就了诗词界的“扫地僧” “我羡慕所有能把兴趣和工作相结合的人” 从外卖小哥到诗词冠军,雷海为身上的标签极具反差性,这让他备受媒体青睐4月10日,凌晨4点才到北京的雷海为,已经被3家媒体约满了当天的行程采访中,他轻声问道:“我是不是很憔悴”算起来,短短半个月,他已经被10多家媒体轮番轰炸 热度过后,何去何从 雷海为现在没有时间来想这个问题,但他的人生轨迹已经改变就在节目播出前,雷海为的打算还和几年前一样:再送两年外卖,攒够钱了,就回老家开个养殖场这个计划,在当时的现实际遇中,还不算差 “我羡慕所有能把兴趣和工作相结合的人”这是在谈起对手彭敏时,雷海为对记者说的一句话他也想象过自己有朝一日能从事文字工作但仅限于想象,此前他从未有机会得入此门 如今,他的人生指向转了个弯决赛播出后,雷海为收到了不少企业的文职邀约,大多是和古典文化相关的公司在招聘市场上,这类工作通常要求有大专或本科以上学历、年龄在30岁以下或有一年以上相关行业工作经验雷海为的一战成名,将这些壁垒全部打破了,这一点他始料未及“等有时间了,我会认真选一家公司” 带来这些改变的契机,并不来源于精心准备,仅仅是因为长久以来的一个爱好这个爱好,把年近四旬的他,推到了人生的新起点 说起可能是全新的未来,雷海为的语速没什么变化,但神色复杂了些他依然有这个年龄段的焦虑,比如未婚的压力、漂泊的不安定感;但也有超出阅历的智慧,“所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都要慢慢消化”诗词为他敲开了心向往之的大门,但能在多大程度上润泽他的新人生,却不是现在下得了结论的这一点,他看得很清楚,并没有被媒体的聚光灯晃花眼,“可能要10年后再回过头来看” 不过,雷海为的故事就算在这里画句号也已经足够激励人知乎上有一条关于他的评论获得上千人点赞:“他是他自己的英雄,是无数在黑夜中、在艰难生活面前坚持兴趣的人的英雄”我们当然希望,他的故事到此只是分号,